詳細圖表資料與評析連結

重點摘述
(一)德國在2017年底大選結束後,為組成聯合政府,基民盟/基社盟(CDU/CSU)選擇與社民黨(SPD)合作,在政黨聯盟協議中,除了承諾提高2030年再生能源目標達65%,提出廢煤時程規劃外,另一項重點即是希望可以在2019年擬訂氣候行動法,保證落實國家提出之溫室氣體減量目標。
(二)德國歷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如下圖所示,德國1990年後,隨著東西德的統一,德國在東德工業與電力部門的衰退,促成了二氧化碳排放快速的減量。此外,2009年的經濟危機,也讓該年度的排放量驟減6.9%,但往後的數年,溫室氣體排放下降的趨勢卻明顯趨緩。相較於1990年,2017年溫室氣體排放減少27.7%,當年預估2020年僅能減至32%,確定將無法達成德國2020年溫室氣體減量40%之目標。
(三)在聯合政府的組成下,德國目前環境資源部部長舒爾滋(Svenja Schulze)為社會民主黨,其於就任後,即積極推動氣候行動法,並於2019年2月完成「氣候行動法」草案,提交至內閣政府。

(四)為確保政府2030年後的溫室氣體減量目標得以落實,德國政府在2019年9月的跨黨派政府聯盟(氣候內閣)提出了2030氣候行動戰略文件,針對國家整體與各部門的溫室氣體減量,提出了一系列的措施規劃。在氣候內閣組成的3個月後,德國首部關於國家的「氣候行動法」正式於2019年12月18日通過。該法案的主要重點如下:

1. 法律制定的目的:確保德國實現國家和歐洲的氣候目標,避免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。以巴黎協定為目標,將全球暖化限制在2℃以下,並致力達成1.5℃,同時在本年紀中達到溫室氣體中和。
2. 溫室氣體減量目標入法:相較於2030年溫室氣體減量55%(其他年度目標未入法),如有必要履行歐洲或國際義務,可提高減量目標,但不得調降。
3. 明訂各部門減排目標:將溫室氣體排放量分配至各部門(能源、建築、運輸、工業、農業、及其他),並依線性分配至各年度,如某一年度未達成或超過目標,則將差異值均勻分配至剩下的年度排放量,直到2030年
4. 公民補償機制:為了減緩民眾與企業之負擔,德國政府希望可以透過碳定價的收益,逐步降低再生能源附加費的課徵,並適時調降其他配合能源轉型發展,於電價中需增加的支出(如電網擴建),預估在2021年、2022年、2023年再生能源附加費可以分別調降0.25歐分/度、0.5歐分/度及0.625歐分/度。此外為了減緩運輸與供暖能源成本支出的衝擊,德國到2026年底,針對通勤工作超過21公里的民眾,將給予每公里35%的稅收減免。原先獲得住房補貼(house allowance)的家庭,則提高10%的補助金額。

5. 聯邦政府可調整部門目標與排放預算:聯邦政府可以在確保國家整體氣候目標達成的前提下,調整各部門的年度排放目標;並依據部門目標轉換為排放預算。在2025年德國政府將決定2031年後的年度排放預算。
6. 目標未達成之程序與規範:各部門的主責部會應提出具體的計畫與措施,致力達成部門的減量目標,如果聯邦政府未能達成國家的減量目標,則聯邦政府必須從其他國家購買排放配額。另外,負責部門必須提出緊急計畫,以確保接下來幾年內可以達成目標。
7. 排放監控與獨立專家機構成立:政府必須每年發布氣候行動報告,詳實說明各部門的氣候行動實行內容、成效及排放數據;另外聯邦議會應成立一個由5名環境、經濟、永續、社會問題等議題專家組成的獨立氣候研究機構,研究各部門氣候行動方案,並在年度針對氣候行動方案,提出獨立分析與改善建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