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源

GREEN BUILDING 綠建築 Vol.067

文/詹詒絜

今年夏天太平洋高壓異常強勢,將台灣壟罩得密不通風,颱風也難以生成。於是,國內每座城市的氣候越來越熱帶化,每天溫度突破36°C似乎已成家常便飯。在這種天氣之下,我們怎能耐得住不開冷氣?

當然,一旦開了冷氣,勢必得把門窗關得緊緊的,避免冷空氣外流。可是你知道嗎?一個封閉的室內空間,如果空氣品質不好,將會危害人體健康。正如世界衛生組織(WHO)之前所估算,每年約有430萬人因暴露於家庭空氣污染物之中,而過早死亡。我們實在不能輕忽室內霧霾及其他有害成分,像是PM2.5、PM10、二氧化碳、甲醛及有機揮發物(VOC)呀!

也因此,目前全球在建築這一塊的討論,已從單純的「節能減碳」,漸漸進化到「以醫學為本的健康環境」。國際上目前泛行的WELL健康建築標準(WELL Building Standard),就是來檢視一棟建築物的風、光、水及能源管理,有沒有照顧到使用者的身心靈健康。

 

國際WELL標準 引領健康建築新概念
坦白說,WELL建築標準在台灣正處於剛起步階段,許多人可能不曾聽聞過,而國內也只有屈指可數的辦公空間,如:台灣利邦總部(一間專門推行建築室內空調通風、給排水、智能安全電力系統的公司),成功獲得WELL認證。但事實上,這套標準在國際上已行之有年。

追朔一下WELL成立的歷史,是2014年由國際健康建築學院(International Well Building Institute, IWBI)所發布,準則系統與大眾廣為熟知的國際綠建築LEED認證體系滿類似,不僅有各式各樣的指標,還有銀級、金級、白金級之區分。不過就內容上來看,LEED關注的是建築內外的環境議題,而WELL主打的是建築居住者、使用者的人本健康。

不得不說,WELL自2014年問世以來,其評估系統持續不斷演化,如今已升級成第二版本(V2),涵蓋多達120項標準條款,分散於「空氣」、「水」、「營養」、「光」、「運動」、「熱舒適」、「聲環境」、「材料」、「精神」、「社區」這10大概念項目之中。

其中,「空氣」這一塊,在當今細懸浮微粒和Covid-19疫情肆虐的時代中,大概是多數人最關切的。近期哈佛大學就出了份研究,發現如果空氣中的PM2.5每增加1微克/立方公尺(μg/m3),Covid-19死亡率便會增加8%!而WELL標準在這方面的嚴格控管,可說是世界之最,它要求室內空間的PM2.5和PM10需各自小於15μg/m3、50μg/m3(台灣法規要求35μg/m3及75μg/m3);二氧化碳濃度控制在900 ppm內(環保署要求1000ppm),其他甲醛、臭氧等污染物的數值也都比其他法規標準來得嚴苛。甚至,針對揮發性有機化合物(TVOC),還詳細陳列10幾種物質,「分別」設立超標門檻,反觀台灣的室內空氣品質管理法,也只為十二種揮發性有機物之「總和濃度」立下尺度。相較之下,WELL標準追求的,已相當於一個幾乎「零空汙」的健康環境了!
因應條件和需求 換氣通風有數種
在如此嚴格的要求之下,說實在的,要達到WELL標準還真的不容易,必須得靠適當的通風換氣系統,才有辦法取得分數。但問題來了,通風方式又分自然通風(natural ventilation)和機械式通風(mechanical ventilation),我們要怎麼辨別哪一種是最有效的呢?要回答這個問題並不難,只要事先了解兩種方式的差異,以及空間周圍環境條件和使用者的需求即可。

以自然通風來說,靠得是建築物內外自然氣壓或溫度差異所造成的空氣流動,通常又可細分「風力驅動」(wind-driven ventilation)及「浮力驅動」(buoyancy-driven ventilation)。簡單來說,前者的生成必須仰賴建築內外的風壓差異,達到空氣流動和交換的效果;後者則藉由空氣溫度差異所形成的浮力,讓空氣能上下對流。

至於機械式通風,顧名思義,是透過機械系統像是排風扇、送風機和抽風機等所產生的動力,帶動室內、室外空氣流動,這在自然通風缺乏的環境空間中,相當不可或缺。而機械式通風又可再細分成三類:正壓、負壓及平衡通風。第一類通風法會一直對室內空間提供外面的空氣,進氣型的換氣扇就屬於這種類;負壓型通風則剛好相反,會持續把室內的空氣和濕氣排出,最常見的設備莫過於廁所浴室的排風扇;而最後平衡雙向換氣是同步執行進氣和排氣,全熱交換器(Energy Recovery Ventilation, ERV)即是一例。

更多精彩內容請前往原連結